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术交流 > 热点评论 > 文章正文
新加坡规划之父:封闭小区与交通拥挤无直接关系
时间:2016-2-29 17:41:15 点击:作者:不详 来源:中国路桥网

  刘太格认为通过开放小区来改善交通,关系并不是那么大,建议中国多做宏观的、长期的城市规划,避免“千城一面”的原则是以人为本。

  中国自1978年后就没有对城市建设进行过中央级别的指导,时隔37年,国务院近日出台《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对中国下一步的城市规划做了指引。曾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局长,被誉为“新加坡规划之父”的刘太格表示,现在出台中国城市建设下一步的发展和改正策略,可以说“亡羊补牢,未为迟也”。但他也坦言,中国目前城市规划的大环境、行政文化和规划的专业水平都有待提高。

  2015年12月,关系城市“建设”与“管理”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,并于近日出台《意见》,对各类城市病进行了罗列,并在提升城市特色、建筑水平、节能建设、公共服务、宜居程度等,给予了方向上的指引。这次会议是继1978年召开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之后,时隔37年,再次就城市建设召开的会议。而这37年来,中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、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,在取得不俗成绩的同时,也有显而易见的缺点和不足。

  刘太格现任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咨询委员会主席,是中国约30个城市的规划顾问,也曾领导新加坡城市规划团队,为中国的城市建设提供建议,深知中国城建方面的弱点和痛点。他对财新记者表示,中国政府意识到在过去几十年的城建方面存在问题,现在有意愿要改善,“原则上是好事”。

  刘太格表示目前还没有通读《意见》细则,但在中国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的大背景下,之后的城市规划一定要防止“千城一面”的情况出现。要尊重软环境,即自然山水;要保护古迹;要尊重各地居民以及地貌特点,是刘太格提出的保留城市特色的建议。他认为在规划前,要处理好人与环境的关系,不要为了所谓的城市特色去牺牲居民的幸福感。

  “用一个比喻来说就是,一个人如果是健康的话,你穿上什么衣服都是美的;但是如果人本身不健康,你穿再昂贵的衣服还是不美,所以要确保城市的人住得很健康。在这个基础上,再加上山水和古迹的保留、地貌的尊重,这个城市就会有特色。”他说道。

  至于最近中国城镇居民热议的“该不该拆掉封闭小区院墙”等问题,刘太格不认为小区的院墙拆除后,中国堵塞的交通就会顺畅起来。“从新加坡的经验看,封闭小区跟交通拥挤,我不认为有直接关系。因为交通拥挤的问题,主要跟宏观城市规划系统的关系更密切。”

  新加坡的住宅小区设计与欧美国家相似,大部分小区的道路是开放的,只有某些高档小区才会采用封闭式设计。刘太格表示,虽然新加坡的小区均为开放式设计,但在城市规划时,也尽量避免过境道路穿过小区。他认为,小区内交叉口比较多,而主干道的车速快,在穿过小区的时候效率并不高。而更重要的,他认为在常规城规设计中,也尽量避免干扰小区环境。“我认为要改善交通其实还有很多更重要的处理方式。”

  以北京举例,刘太格认为北京的交通堵塞、以及其他不宜居的现象是因为城市过大。“如果把现有的北京两三千万人口,分成4-5个城市,每个城市都有所有的配套设施,包括商业区、工业区、大学、体育馆,可以方便附近市民的生活、减轻交通堵塞、提升宜居的程度。”

  曾经接手过将近40个关于中国城市规划咨询服务的刘太格,一直都很想为中国长期的、如百年城市规划建言,但中国的地方领导们似乎对短期计划更感兴趣。“中国似乎还是更喜欢做短期计划,比如你们的‘十三五’,最远就做到了2020年,这在新加坡是不可想象的。”刘太格说道,“新加坡的规划,先做远期,再做中期,最后才到短期的。比如我们在1991年做的就是一个100年的城市发展规划,之后会做50年、30年和15年的。那么,规划不需要大幅度更改,因为方向已经敲定了。在基础设施的投资方面,就可以参考这些分级的规划,避免乱投资。”

  刘太格表示,每个城市都有希望改变和改善。越早下决心改善,花的成本就越低,越晚改善,花的成本就越高

关键字:[交通规划
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
相关评论
读者: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昆明小站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
昆明市城市交通研究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 www.kmut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ICP备案编号:滇ICP备11003693号-1